<sub id="rppp5"><dfn id="rppp5"><ins id="rppp5"></ins></dfn></sub><sub id="rppp5"><var id="rppp5"><ins id="rppp5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<sub id="rppp5"><var id="rppp5"></var></sub>
    <sub id="rppp5"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rppp5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rppp5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rppp5"><dfn id="rppp5"></dfn></address>
      <sub id="rppp5"><dfn id="rppp5"><ins id="rppp5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rppp5"><dfn id="rppp5"></dfn></address><sub id="rppp5"><var id="rppp5"><ins id="rppp5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rppp5"><dfn id="rppp5"><output id="rppp5"></output></dfn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rppp5"><dfn id="rppp5"></dfn></sub><sub id="rppp5"><var id="rppp5"><output id="rppp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
       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       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      電話:0797-7772089
        傳真: 0797-4435778
        地址:江西贛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稀金大道9號
        你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關于我們 > 企業風采

        “管人”不妥,“理人”不夠,唯有“安人”

        發表時間:2018-09-06 11:11瀏覽次數:168

        孔子的中心思想是仁,仁即愛。義是仁的顯現,仁是義的基礎,所以“敬人”必須出乎愛心。上司禮敬部屬,如果一心一意期待其正當的回報,便是基于“利”的“私心”;上司愛護部屬(是珍惜、關懷,而不是溺愛、施恩),只因為自已既然為人長上,理應如此,則是不溺于利欲的“公心”,事實上也才合“義”。仁應該是自已做出來的(為仁由已),并不是存心做給別人看,而有所企求。“敬人”者一味等待適當的回“敬”,自身已經的“失敬”,難怪會得不到想象中的效果。

        出于這個緣故,孔子主張“仁以安人”。他認為管理者的責任,首在修正自已,并且使所接觸的人安適(修已以安人)。孔子十分尊崇堯舜,卻也不客氣地指出“修正自已,并且合百姓安樂”這件事,恐怕堯舜也難以做到。

        有一天,孔子和顏淵、子路兩位弟子隨興交談。子路提起他的抱負說:“我愿意把我的車、馬、衣、裘和朋友共同享用;就是用壞了,我也不怨恨!”(愿車馬衣裘,與朋友共;蔽之而無憾)顏回則說:“我希望能不矜夸自已的好處,不把繁難的事情推到別人頭上!”(愿無代善,無施勞)他們兩人,都警覺到“敬人”的重要,只是子路的想法,似乎偏向經濟物質層面,比較粗淺; 顏淵則不專重物質,兼顧精神層面,境界較高。

        后來子路建議孔子也談一談自已的心愿,想不到孔子僅僅簡要地說:“我要使老年人覺得安穩,朋友們對我信賴,年輕人對我懷念!”(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之)關懷別人,要使對方不承愛任何壓力,輕松愉快地受到關懷,是安人的最高境界。中國人生怕欠人家的情,甚至為了怕承受太多的情而“不領情”。你敬他,他不免提高警覺:“為什么對我之么好?”

        戰國初期的吳起將軍對部屬愛護備至,他為了替一個長腫包的士兵排毒,親自用嘴巴去吸吮那個腫包里的膿。消息傳到那個:士兵的母親那里,她競情不自禁地大哭起來,因為她知道,將軍的“愛”使得她的兒子不能不舍命死戰。想到兒子必死,做母親的當然非常悲傷。這種“士為知己者死”的精神,使得中國人處處謹慎,時時提防,不忘記“良禽擇木而棲,志士擇人而事”。

        上司選擇部屬,部屬也考驗上司,自古已然。現代組織嚴密,人浮于事,但是中國人向來“能忍耐,不死心”。他忍著不說,不抗爭,也不表現不滿,而對于“希望有一天能夠幸福遇明主,為他拼命”的信念,卻永不絕望。

        對待中國員工,管他,他偏不服;理他,他又將信將疑。最好的辦法,便是“安他”。管理的“安人之道”,乃是居于人所固有的一顆愛心,愛人如已,把人我之見,消除到最低限度。你理他,他不理你,是由于他“患不安”,一旦“安”了,自然會有正當的反應,因為這才是人之常情。

        員工的不安,不外乎不會做、不肯做、不敢做、不多做、不當做。不會做的不安,是由于能力不足、技術欠佳,過程不明了,或者標準不確定,所以必須“教他”;不肯做的不安,乃是由于待遇底、工作多、同仁之間相處不愉快,生怕功高震主,就應該“信他”;至于不當做的不安,無非已經做錯了事,唯恐從此不再受到信任,所以應該“用他”。這“教他”、“知他”、“諒他”“用他”,一以“誠”為本,即“仁者無敵”的“安人之道”,如圖1-1所示。

        圖1-1  安人之道與誠的對應關系

        欧美高清视频在线高清观看